双击滚动屏幕

三国之马腾天下 264 第264章 纭霏且说驭夫术

  刘老头接着说:“但只有真正的猎手才知道,一只成年狼是多么难对付;尤其是成年母狼,是多么的凶狠,又是多么的危险!

  “我承认我不是一个好猎手。”刘老头说,“上了一辈子山,打了一辈子猎,野鸡野兔打了不少,成年的母狼见过,但没猎到过一只!

  在咱们榜罗,说一个猎人能不能成为真正的猎人,就看他能不能打到一只成年的狼。

  所以我为什么说小马腾当时办的这件事在村里引起轰动了。

  才九岁啊!别说猎狼,看到狼能不尿裤子就是好样的!还一下打了两只!这是吹的吗?”

  众人深以为然。

  众人又接连不断地说起许多往事,或者轰然大笑,或者唏墟不止,间或有小婵娟稚嫩的胡搅蛮缠,马家大院里充满了生活的乐趣。

  马腾很少说话,更多地笑着听各人说。

  七月季节,白天虽说热得很,但拜上天所赐,河西地方晚上还是很凉爽的,甚至是有点冷。

  在这个时候喝酒吃饭,很是舒坦。

  桃花几次要拦住她爹的话头,意思是早点结束,让马腾小两口早点回去说些悄悄话。

  但刘老头浑然不觉,仍然是自顾自地由着意兴往下说。

  马腾非常满意这种气氛。

  来到这个小山凹凹里,仿佛是来到了一个世外桃源。

  没有了金戈铁马的铿锵,没有了荒原戈壁的空旷,没有了公务案椟的繁杂,也没有了往来应酬的虚伪。

  只有亲情,浓浓的亲情,弥漫在这样一个小小的院子里,弥漫在每个人的身上---

  月亮已升起老高老高,明亮的月华铺满了大地,照在每个人的身上。

  月下看美人,马腾觉得纭霏格外的美,美得令人心动,令人心醉。

  纭霏也偷偷地看着马腾,时而偷笑,时而娇羞,就如后世一位浪子所云: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象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刘老头终于又喝醉了。

  他边说边喝,边喝边说,仿佛他喝的不是酒,而只是润喉的清茶;说的不是历史,而是可以醉人的陈年佳酿。

  终于,在恣意放开的心胸和醇醇的陈酒相互作用之下,在众人皆醒唯其独醉的情况之下,他最终被几个年轻小伙子背了回去。

  在路上,他一边打着呼噜,一边吐着酒气,还一边时不时地来上一声:我那大外甥孙子---我那大外甥孙子---

  这正是:

  酒不醉人人自醉,花不自开东风催。

  醉里呓语君莫笑,人生得意有几回。

  ---------------------

  回到新房,纭霏与春兰、桃红伺候着马腾沐浴更衣,然后两人相拥着来至榻上,叙说着离情别意。

  抚摸着纭霏的滑肌嫩肤,马腾不由得意兴勃然。

  纭霏轻抚着****,歉意道:“可苦了夫君了!你一人在外,我又伺候不上。

  好不容易见上一回,可我这有了身子,又不方便。”

  马腾大失所望,满打算着这次能一尽所兴,看这样子是落空了。

  但他仍不死心,试探着问:“不要紧吧?”

  纭霏坚决地摇了摇头,说:“我娘说了,女人有孕期间,两人不能同房。要不,就会动了胎气。”

  “那,那我怎么办?”马腾失望至极!

  纭霏将脸凑上来,笑嘻嘻地说:“让春兰来伺候你吧。

  这丫头长大了,发育得也很好。我看她看你的眼神,都是水汪汪的。我已跟她说好了,这就去叫她。”

  马腾有点哭笑不得,道:“你怎么老是把别的女人往我身上推?难道你就一点也不嫉妒?”

  “嘻嘻!”纭霏笑着说,“我让她们来的,嫉妒个啥?

  上次回家的时候,我娘跟我说,这女人管男人,就好比从沙漠上抓一把沙子。

  你手摊开了,手掌上的沙子兴许能多留点;手抓得越紧,手心里的沙子就越少。

  这世道,有身份有地位的男人哪个不是三妻四妾?

  你若是盯得紧了,男人就会偷腥,还落个河东狮吼的恶名;

  你若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男人就会感激你、敬重你,还能落个贤惠的美名。

  夫君,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马腾闻所未闻:这不是典型的驭夫术吗?看来丈母娘是深有心得,这不,一下传授给了自己新婚不久的女儿。

  不过,这话听着有一定的道理,无为无不为嘛,在一定程度上也契合道家真意。

  马腾摩挲着纭霏的脸,说道:“多谢公主老婆,这么深明大义。

  我马腾今生有妻如你,复夫何求?

  不过,我要告诉你的是,今后你大可不必如此。

  师父传给我的内功心法,首要在于静。

  而入静之要,首先又在于克制**。

  所以这半年来,秋菊和芷若这两个小丫头片子尽管每天都在我眼前晃悠,我不仅不为之所动,还把她们当作了考验我意志的关窍。

  你想想,我若是今天放开了第一个,明天就会放开第二个,将来也会有第三个、第四个。

  如此一来,还修的什么心?练的什么功?

  不仅将来一事无成,而且会前功尽弃。

  你是塞上明珠,还是未来的皇后娘娘,有多少人求你而不得?

  我马腾娶了你,今生心愿已足,不复他想。

  好了,睡觉吧,明日一清早,我还要带着范吉他们上山见师父。”

  马腾声音不大,却把个纭霏感动得眼泪汪汪。

  自己确实是没有看错人,找眼前这个人算是找对了。

  所谓的塞上明珠,是别人说的,嘴长在别人脸上,说什么自己管不着;

  所谓的皇后娘娘,是道士所言,父母的期望,纭霏听了只觉得云里雾里,好像是讲故事一样,压根没放在心上。

  当初许配给马腾,纭霏可以看出父母心中虽有隐隐的不甘,但还是很满意的。

  后来从天上掉下来一个公主的名号,父母就认定马腾是最佳良配。

  再后来马腾赴张掖上任,父母还担心马腾年轻,会犯一些年轻人常犯的毛病,没想到竟然是这样!

  纭霏痴痴地看着马腾。

  月光下,马腾的那张脸显得是那样英俊,又是那样刚毅,身上的肌肉又是那么的结实,而---下面的****还是那么的挺拔!

  纭霏慢慢地俯身过去,张开樱桃小口,轻轻地含起----

  (本章完)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三国之马腾天下 金沙娱乐场 www.567zw.com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