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新手注册送500元红包     提醒: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访问! 备用域名:xntk.org

茅山小道李云龙 287 287章,阴皇祖龙赐宝

  287章,阴皇祖龙赐宝

  “哈哈哈……”

  随着一阵阴风吹过,大殿内传出阵阵朗笑声,随即现出王翦蒙恬等人的身形,只是当中多了两三张陌生面孔,看情形,明显以一陌生威武帝王为主。但见那人蚕眉凤眼,挺鼻长髯,头戴通天冠,身穿玄衣纁裳,气度不凡,将那身边多少人杰都遮掩的毫无风采。只见他略微拱手朝潘师正几人施了个礼,朗声笑道:

  “承蒙诸位小友施展神通,解除了禁锢朕真身法体的五行北斗神煞大阵,令朕恢复了自由之身,在此先谢过了。”

  殿中打闹的数人听到来人的话,知道是那祖龙皇帝秦始皇,连忙躬身拱手回礼。(史传祖龙蜂准,长目,挚鸟膺,豺声,觉得史家凭个人好恶丑化了秦始皇,故稍作修改。毕竟是千古一帝,也是中国的骄傲。)

  那祖龙皇帝又说:

  “昔日建立那大秦帝国,皆是我数代君臣共同的功劳,不提也罢。而今愿意跟随我在这地宫的,只有这十数人了。”

  阴皇祖龙抬手一示意,身后数人各自报了名姓,却是那李斯、范雎、蒙恬蒙毅兄弟、王翦王贲父子、司马错司马靳祖孙等人;潘师正也连忙让师弟妹各自介绍了自己,只是轮到小鱼和杨骐,那阴皇却笑着说:

  “这两位小友的来历,我那老友已经与我说了,果然英雄出少年。只是……”

  阴皇略一侧身,问那老将军王翦道:

  “老师,我那仲父和杀神白起哪里去了?”

  王翦身形幻灭无踪后,片刻就回,对那阴皇一阵耳语,听得那阴皇神色一顿,像是吃了一惊。只是久经风雨,练得一副好面孔,阴皇祖龙极为淡定的说:

  “大恩不言谢,我已令人备了些薄礼,诸位小友先看下是否满意,若是还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朕一定尽力满足,定叫诸位小友满意。”

  阴皇祖龙再挥了下手,便是有五名陶俑呈上五柄带鞘长剑,那阴皇祖龙说道:

  “朕当年横扫八荒,吞并六国,创下偌大基业。后来铸五剑承合五行,觅九鼎以镇九州。如今三界潜藏危机,有那末日浩劫即将到来,据闻真魔界已被新大魔邪王统一,先遣了麾下上古十大魔兽来进犯人间,只是人魔两界的传送法阵,已被十大神器封印。那些魔族企图勾结堕落的妖仙邪佛来打开人间魔界的传送法阵封印,以供魔族大军入侵。”

  “在这危机时刻,丝毫马虎不得。幸好大禹大神有后天功德至宝九州鼎,再加上朕的传国玉玺,正好可以替换那封印传送法阵的十大上古神器,也是时候让那些神器发挥威力了。呵呵,九鼎之雍鼎,这位郭蓉姑娘已经见过了。至于这五柄宝剑,与茅山宗五位小友五行暗合,相信在你们手中,能发挥出更大的威力。”

  也是这阴皇合该倒霉,他不提雍鼎还好,一提郭蓉立马想起那老奸商吕不韦,立马俏目怒张,语气冰冰的说:

  “法宝固然是好,也比不上阴皇的好手下啊!哪位吕不韦先生呢?我还要谢谢他给的好法宝呢!”

  阴皇也知道这姑娘吃了不少苦,先是遣人传那仲父吕不韦出来给郭蓉道歉,那老奸商脸皮贼厚的唱了个喏道了个歉,当着这么多人郭蓉也不好多说什么,也只有瞪了那么两眼了事。

  阴皇伸手取过一把赤蛟皮鞘宝剑,却是没有拔剑,说道:

  “此剑五行属火,是取南方神鸟朱雀栖身之所赤炎之池的五金精华所铸,那赤池融入亿万年神鸟褪羽残壳,因而此剑初成就蕴含朱雀残魂,极具神通,故而取名‘朱雀’。只是于我等冥修有克,所以不便让你观看,相信定能弥补郭蓉姑娘的损失。”

  郭蓉依言接过,只看那赤蛟剑鞘等处就觉得很是喜欢,却也没敢拔出来把玩。看那五剑的剑鞘分黄赤白青黑五色,感情是取那五行属性蛟龙皮制成,众人知道阴皇谢礼不薄了。阴皇又取一剑,通身暖黄,剑一离鞘,似玉非金,浑厚无比,却是一柄重剑。阴皇道:

  “此剑五行属土,却是当年我秦国国力正盛,仙佛来朝时,昆仑异兽衔来一方宝玉,此玉坚硬异常,我原想雕琢些器物却是不成。后来窃仿天工丢入那地火熔炉之中三年,自成神剑一柄,能趋吉避凶,降魔护主,故而取名‘金麟’。正好与潘小友有缘,且看是否如意。”

  潘师正满心欢喜,连忙上前接剑,谢了阴皇。阴皇又取了一把白蛟剑鞘的宝剑,对那贾无卿道:

  “那日你能与剑魂共鸣,却是令我大为吃惊,只是你们宝剑虽然锋利终究是凡铁,你那无形剑体多用则伤心神。我这里有一柄‘啸风’剑,取那虎啸西风之意,却是早于那四剑。那年司马错老将军伐蜀苦于无路可攀,忽然听到一声虎啸,原来是一只硕大的白虎在山头迎风长啸,他与左右靠近前去,却没了白虎踪影,唯有一柄长剑插在山石间迎风长吟。老将军执剑在手但觉寒光侵人,锋利无比,开山劈石无往不利,后来硬是用此剑开出了五尺山道,成了那伐蜀大业。无卿小友专精剑道,正与此剑有缘。”

  又取了一把青蛟剑鞘宝剑,对那邢倩儿说:

  “此剑虽名‘青虬’,却是那降龙木所制,乃是我当年座下方士徐福远赴东方为我寻找长生药和五行木剑材料时,行至一岛,被岛上盘踞青虬所追,匆忙躲止一树下,青虬触木而亡,才知那树就是降龙木,便托人将降龙木和青虬一并送了回来,才有了这等奇剑。哎,只是或许没有那长生之药,徐福再也没有回来。”

  待贾无卿邢倩儿领了白青双剑,阴皇看着王玉婵,却是顿了一顿,连连点头道:

  “玉蝉姑娘的情况李斯丞相已经告诉我了,体外修炼元婴却是令人称奇,更是可贵的是你涉险入那滔天恶海为我解除禁制,你且将这‘长生’剑拿去。至于这长生剑也是天赐异宝,通体生寒,乃万年寒冰制成,是那蒙恬将军奉命驻守漠北,抗击匈奴开疆拓土时,穷北极之际,得此万年寒冰而返,因其中冰封一冰蚕万年不死,故曰‘长生’。玉蝉姑娘,我还欠你一个请求,你且说说看。”

  玉蝉得了宝剑,满心欢喜,哪里还敢再提过分的要求,只见她双颊一红,瞥了那边的皂人杨骐一眼,细声细语的道:

  “我倒也没有别的请求,只是祖龙皇帝你看能不能把那皂人弄干净啊?”

  阴皇没答话,郭蓉不乐意了,黑嘴一撅道:

  “小没良心的,师姐也是皂黑皂黑的,不会请阴皇一道弄干净啊?”

  玉蝉连忙施了个两个清心仙咒替大潘郭二驱除了异状,两人立马恢复了模样,她又给杨骐施了个,却是毫无作用。阴皇哈哈一笑,道:

  “这位小友好生了得,经受了千万次的烟熏火燎、剑刺斧削、毒蒸山砸,也就黑了点皮肤。依我看你比那神猴八卦炉中经受的磨炼也差不多。”

  只说的皂人杨骐气鼓鼓,玉蝉娇娃泪汪汪,大潘六人汗涔涔,阴皇麾下笑吟吟。那阴皇唤杨骐过来,伸手在杨骐头脸浑身手脚胳膊腿一阵乱搓,搓出十来丸毒泥丸来,道:

  “这不就白了啊?还有些地方我不便下手,你们以后自己解决吧。这些泥丸倒也神奇,快追上当年鸿钧老人的陨圣丹了,既然出自你身上,你就拿走吧,威力极为惊人,切莫轻易使用。”

  杨骐跟玉蝉被说得大臊,羞得恨不得找个缝钻进去,她们哪能想到这阴皇也是一代雄主,却也说出这俏皮话来。

  阴皇又道:

  “真魔入侵在即,我要安排人手携九鼎和传国玉玺替换十大神器,好叫上古神族取回各自的证道法宝对抗那上古十大魔兽,不便久留诸位小友,各位请回吧。”

  “等等!”

  只听一声大喝,却是那刚给搓白的杨骐,他倒不害羞了,接着问道;

  “这就完了?”

  “嗯。”

  “小鱼啥都没啊?”

  “没,他家的宝贝比我还多,他不稀罕。”

  “那我的呢?”

  这小子脸皮真厚,但是阴皇脸皮更厚,道:

  “不是给了你十来粒陨圣毒泥丸吗?对了,你的长铗棒子”

  杨骐接了长铗,一时语塞,不过立马又说了句:

  “阴皇为人间奔波劳苦,你们都走了,地宫空虚,不如让我们帮你守这宫殿吧。”

  “我不去啊,我这几个手下就够了啊。”

  杨骐嘿嘿一笑,一指阴皇麾下几人道:

  “一二三四五六七**,你这才九个,你第十个手下呢?”

  众人闻言细看,果然只有李斯、范雎、吕不韦、蒙恬、蒙毅、王翦、王贲、司马错、司马靳九人。阴皇连忙改口,没人了我也去。杨骐却笑了,道:

  “恩,是没人了,那杀神大人呢?让他出来,我非把他阴晶敲出来不可!”

  阴皇苦笑了一下,喊那杀神出来,只见那白起耷拉着脑袋,跟那斗败了的公鸡一样垂头丧气的,哪里还有常胜将军的威武风范?开口就一句:

  “小友你就放过白某吧。”

  阴皇麾下和大潘六人下巴又掉了一地,这白起也有摇白旗的时候啊,杨骐招招手,喊道:

  “先把那百十万阴魂放出来,我敲完了最后再敲你!”

  “可,那么多你能带走吗?”

  “嘿嘿。”

  杨骐一解猴叔的抹布,倒出3000多头骨,道:

  “你有千万我也照收!你说脑袋里阴晶有多大呢?”

  这会白将军没有跑,直接晕过去了,醒来看到杨骐举着长铗比划,又晕过去,也算还了那日吓坏杨骐的旧账。后来实在没有力气再晕过去了,哭丧着连说:

  “你砸就砸吧,别这么不人道好不好?”

  阴皇一看不插手不行了,这要真砸了白起坏了抗魔大计就不好了,就提出了套方案解决此事,后来据说是签订了他手上第一个丧权辱国的条约,地宫从此多了一个一字并肩王。。

  a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茅山小道李云龙 金沙娱乐场 www.567zw.com © 2017





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