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新手注册送500元红包     提醒: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访问! 备用域名:xntk.org

腓特烈大帝 544 乞丐依旧是乞丐

  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整个凡尔赛宫震得像扣住爆竹的铁桶,簌簌摇晃一下,两百六十扇窗户同时碎成一扇扇栅栏,宫外仿佛下了一阵玻璃雨。

  而宫堡紧闭的巨型铁雕梨木门,也应声膨胀——随着硕大的门栓弯成一张弓,两扇巨门也鼓成气球状。膨胀成球状的宫门,已经是梨木材质的弯曲极限,所以它在鼓胀到极限时迸碎,变成铺天盖地的木屑利箭,无情地扫射宫外的马车、战马、侍卫和仆人!

  在宫门迸碎时,无数裹着湛蓝军装的胳膊、大腿也飞溅而出。宫门像一张血盆大口喷薄肉沫,腥臭之气宛如狂风逼人。

  可是没有人能抱怨这股腥味。因为门外的战马、仆人、侍卫全都被狂风暴雨般的木屑洞穿。他们的身体像稻草人一样藕断丝连,又被冲击波掀飞,像秋天的叶子一样擦着地面打滚、减速,最后七零八落地堆在宫门大道前,把百米大道涂得血红,如果从天空俯瞰,会以为宫堡伸出了红舌头。

  裹着残肢断臂的腥风血雨还没落地,艾萨克就捏着皇帝的喉咙冲出宫堡。他像金光冲出红雾,像快艇划破血海,甚至在血淋淋的大道上划出一道白;而皇帝的双脚在地上疯狂摩擦,军靴被迅速削薄,令人怀疑脚踝都被磨平了,因为他的双脚竟在冒烟。

  1秒钟过去,凡尔赛宫像被用炮仗炸过的铁皮桶,歪在广场上冒着烟;宫堡之门像血盆大口,宫堡大道像猩红长舌。忠于皇帝的老兵近卫军尸体,就像鱼贩子丢弃的垃圾,红灿灿地堆在“红舌”尽头。

  美丽的凡尔赛广场,被血海割据成两半。一边绿草如茵,一边猩红恶臭。

  而金光四射的艾萨克,已经把皇帝搡出宫堡两百米,气喘吁吁地站在美丽的凡尔赛广场上。他捏着皇帝的脖子,将软绵绵的弗兰大帝高高举起,像猴子举着半片鹿肉。

  弗兰大帝四肢垂落,手脚像柳枝飘荡,生死不知,惨不忍睹。

  远处响起零星枪声。那是老兵近卫军遭到外籍军团的伏击,被解除了武装。

  而紧跟皇帝本人的两百名光荣近卫军,已经变成了一堆垃圾,宛如菜市场丢弃的鸡鱼内脏。

  绿草如茵的广场上,不知何时聚集了一大堆人。有衣冠楚楚的银行家,有小心翼翼的公职人员,有探头探脑的大臣。它们像黑压压的蚂蚁,一寸一寸地围拢来,确认皇帝的死状。

  一身猩红军装的皇帝,挂在艾萨克掌心摇晃,磨穿的军靴不断滴血,脚踝都没了。

  艾萨克一直举着皇帝,像一个纹丝不动的土著,只为了炫耀长矛上的头颅。

  不负责任的窃窃私语逐渐传染了人群:

  “这个暴君终于被制裁了吗?”

  “巴黎每况日下,都是这个昏君害的。”

  “财政大臣果然没有骗人啊……艾萨克才是自由的福音啊!”

  “虽然方式粗暴了点……但是争取自由也是情有可原的。只要为艾萨克服务,就一定能过上好日子。”

  这个时候,倔强的皇帝缓缓睁开了眼睛。他徒劳地缓解脖子上的窒息感,疲软地俯瞰大获全胜的艾萨克。

  皇帝知道,自己决不可能战胜金光万丈的艾萨克,可他义无反顾地挥出了那必败的一刀。

  因为他,是法兰西的皇帝;因为他的军队,是法律的意志。所以,壮士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然后,当皇帝拔刀冲向艾萨克时,他在零点一秒内受到剧烈撞击,失去了知觉。苏醒时,他已经像鸡仔一样被举在半空,输得毫无意义。

  艾萨克等皇帝睁开眼睛,复仇的快感才彻底喷发,让他的声音像女人一样尖锐:“听见那些窃窃私语了吗?他们都希望你死。他们不要你的管教。他们都要我的麻药。”

  皇帝翕动嘴唇,努力顽抗:“人民不会原谅你。你这辈子都会背上弑君者的骂名。”

  艾萨克仰头哈哈大笑。然后他扭头呐喊:“把‘皇帝之死’拍摄给全国人民看!”

  “你?!”皇帝睁圆眼睛。他这才意识到,艾萨克具备直播的能力。

  被艾萨克调教得极其专业的剧组冲了出来。他们身先士卒地越众而出,摆布景,调灯光,调度指挥,安排群演。

  趾高气扬的安德鲁走了出来。他梳着考究的大背头,一副社会精英的模样,走过来先向艾萨克深鞠躬,然后小心翼翼地从艾萨克手里接过皇帝的脖子,重新把皇帝举起来。

  弗兰大帝的卫士死伤殆尽。他狂怒又绝望地被捏住脖子,被当做一件道具来使用。

  “《漂亮的乞丐续集》第一百四十九场,大结局开拍。场次名字:皇帝之死。”艾萨克的助手娴熟地宣布。

  艾萨克架设好“天照系统”,一声“开拍!”,就开始拍摄。

  安德鲁怒气冲冲地对着悲伤的皇帝,骄傲地嚷:“要不是因为你,巴黎市民都会很有钱!你的政府臃肿、你的官员慵懒,巴黎的任何地方都是那么的肮脏黑暗!而西方就不一样!等我解决了你,就要带我的女人坐上轮船,去感受西边国家的民主自由。”

  皇帝被掐着脖子,不能挣扎、无法回答。

  艾萨克叫了声“停”,纠正男主角:“提到你的祖国的时候,你要露出嗤之以鼻的表情。”

  安德鲁急忙笑容满面,恭敬地鞠躬说“好”,然后重新拎起弓腰咳嗽的皇帝,又演了一遍。

  皇帝被当做道具,折腾了两次,差点被活活掐死。现场惨不忍睹。但是大家看的津津有味。

  “等我解决了你,我就要带我的女人坐上轮船,去感受西边国家的民主自由。”安德鲁说完这句台词,光鲜的脸上荡漾着优越感。

  “cut!很好,《漂亮的乞丐》续集杀青。”艾萨克气定神闲地站起来,慢吞吞地鼓掌,顿时掌声一片。大家纷纷走进血泊里,优雅地朝艾萨克鼓掌。他们矜持地祝贺,他们端庄地幽默,皮鞋踩得血泊“吧嗒吧嗒”响,可是谁都不介意。

  在这一片掌声里,安德鲁不留心看见了皇帝的眼神。那是充满怜悯、充满愤怒的悲伤眼神,像上帝在俯瞰愚蠢的子民。

  “别忘了,是谁让乞丐漂亮起来的。”皇帝咝咝说话,牙关在颤栗:“如果忘记这一点,乞丐依旧是乞丐。”

  安德鲁听不懂。他迷惘地扭头看艾萨克。

  艾萨克面无表情地走过来,攥住皇帝,一剑戳进皇帝小腹,剑尖从皇帝军帽上钻出,血箭射了一地。

  “把老兵近卫军拖去郊外,全部枪决掩埋。播出《漂亮的乞丐》大结局,让全国人民高兴一下。”艾萨克镇定地把血淋淋的皇帝尸体推到安德鲁身上,擦着手走了。

  安德鲁抱着不断射血的皇帝尸体,吓得面如土色,骄傲和优越飞到九霄云外,只知道重复一句话:“好的先生。”

  《漂亮的乞丐》大结局在巴黎同步播放。街头巷尾都在讨论这刺激的剧情。

  “安德鲁好帅。”少女们捧着脸蛋,交流心得。

  “我们今天没有钱,全都是那个昏君的错。现在终于自由了。”不得志的男人们在茶余饭后憧憬未来,扬眉吐气。

  艾萨克建立法兰西第二共和。他卸去所有官职,担任巴黎银行董事会主席,在背后同时资助执政党和在野党,从而正式接管巴黎。坚尼指数节节攀升,经济危机步步逼近,而各界歌舞升平,醉生梦死,举国大满足。

  在悲惨的巴黎郊外,一曲挽歌在壮烈地奏响。效忠前朝皇帝的四个近卫兵团被集体解除武装,在郊外枪决。枪响持续了一下午。

  一名近卫军的老兵在临死前,留下了和皇帝相同的遗言:

  “我能打赢所有战役,可是巴黎不配赢得这场战争。”。

  a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腓特烈大帝 金沙娱乐场 www.567zw.com © 2017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