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新手注册送500元红包     提醒: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访问! 备用域名:xntk.org

尊上 1295 第1295章 乞求上苍

    “我不知道瑾儿究竟是今古降世的灾星,还是无道时代的灾星,我不知道……我也不在乎,我只知她是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姑娘,以前是,以后是,永远都是。”

  苏婳守护着血色光柱中愈发虚弱,愈发模糊的小瑾儿,摇着头,呢喃着:“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小瑾儿,不允许……任何人……谁也不行。”

  “婳儿,你何时变得这般任性!”

  在美姨的印象当中,苏婳一直都是一个识大体,知大局,更加懂得深明大义的女人,她不知道好端端的苏婳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更加令她担忧的是,她看的出来,此时此刻的苏婳已经有些失去理智,她真的害怕苏婳会做出什么傻事,说道。

  “婳儿,如果可以的话,我们谁也不想杀死瑾儿这么可爱的小姑娘,可是……她的存在毕竟是无道时代的灾星,极有可能危害天地大道,乃至芸芸众生,我们不得以只能将她抹杀。”

  “美姨,你说了极有可能对不对?你也无法确定瑾儿的存在一定会危害天地大道,芸芸众生对不对?”

  “是的,我承认,我们谁也不敢肯定,小姑娘的存在一定会危害天地大道,可是……我们谁也不敢赌,谁也赌不起,谁也担不起这个后果,这个责任,你懂吗?”

  面对美姨苦口婆心的劝说,苏婳笑了,笑的很复杂,她咬着嘴唇,咬着头,说道:“我不懂,真的不懂,你们这些大道为什么总是这样,总是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去裁决一个人的生死。”

  “古清风是,小瑾儿是。”

  “你们口口声声说古清风是原罪之人,说他的存在会威胁天地,更危害芸芸众生,可是……他何曾威胁过天地,又何曾危害过芸芸众生?没有……从来都没有,从一开始就是你们认为他有威胁,不管他做什么,你们都认为是一种威胁……他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他逆是逆,不逆也是逆,进退都不是,如果他是威胁,那也是被你们逼成了一个威胁。”

  苏婳说这些话像似说给美姨听的,又像似说给身为仙道裁决者,同时也世界执法者烈山听的,更像似说给暗中关注着这里的三千大道听的。

  “现在小瑾儿也是,你们根本无法确定她的存在一定会威胁天地大道,为什么一定要抹杀她?难倒就因为你们不敢赌,所以小瑾儿就必须死吗?你们难倒不觉得这样做对小瑾儿很不公平吗?”

  “因果也好,命运也罢,没有人生下来就是魔,也没有人生下来就是佛,佛能一念成魔,魔亦一念成佛,我不奢望你们能善待瑾儿,也不奢望你们能公平对待,只求你们给瑾儿一个机会,一个活着的机会,若是日后,她真的威胁天地,危害芸芸众生,我苏婳会不惜一切亲手杀了她,也会用生生世世无数轮回为此事负一切责任。”

  说罢。

  苏婳当场跪在当空,向上苍跪拜,乞求三千大道,乞求老天爷,也乞求上苍给小瑾儿一个机会,给她自己一个机会。

  只可惜。

  三千大道没有回应,老天爷没有回应,上苍同样也没有任何回应。

  “够了!你根本负不起这个责任,也莫要奢望上苍给你这个机会!这根本不可能!”

  厉喝声传来,正是世界执法者的烈山,他指着跪拜在当空向上苍磕头的苏婳,喝斥道:“苏婳,你真是越来越放肆了,你前世身为九天玄女,今生又为九天使者,更是上承真命的应劫之人,可谓千万宠爱,得天独厚于一身,而你偏偏不自重,与那无道原罪之人古清风擅自交往也就罢了,现在竟然如此放肆公然为无道灾星之人求情。”

  “本尊念你是乃上承真命的应劫之人,又为九天玄女,已是对你法外开恩,你莫要不识抬举,劝你速速离开,如若不然,莫怪本尊对你不客气!”

  烈山的修为虽然只是大罗金仙,但是他的身份却是大的吓人,既是这方世界的仙道裁决者,也是这方世界的执法者,而不管是仙道裁决者,还是世界执法者,可都是拥有实权的身份,上可动用仙道之力,下可动用这方世界的法则之力,毫不夸张的说,在这方世界,他就是绝对的话事人,任你修为再高,实力再强,也不管你是大道诏命,还是上承天命,还是什么上古远古复苏的大能,就算是天道之人,他也不会放在眼里。

  所以。

  今日如果换做其他人,烈山根本不会跟他罗嗦这么多,直接动手将其抹杀。

  可偏偏这个人是苏婳。

  他就不得不慎重。

  因为苏婳的存在太特殊了,是乃上承真命。

  如若只是像上官誉那般上承真命的应运而生的太极人杰,烈山也不会放在眼里。

  可是苏婳并非上承真命的应运之人,而是上承真命的应劫之人。

  一个应运,一个应劫,看似一字之差,却有天地之别。

  上承真命的应运之人,是因果使然,命运安排,顺应天道运势而生,这样的人诞生,对芸芸众生,对三千大道,对天地上苍都是有福的,但也只是有福而已,多一个这样的人,是天地众生的福气,少一个这样的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通俗点说,有了这么一个上承真命的应运之人,大家过年的时候可以吃一顿肉,如果没这个人,无非是不吃肉,继续喝汤而已。

  但是上承真命的应劫之人则不同。

  这种人尽管也是因果使然,命运安排,顺应天道,但并非运势而生,而是为劫难而生。

  如果说少了一个上承真命的应运之人,过年的时候只是少吃一顿肉的话,那么如果少了一个上承真命的应劫之人,就不是少吃一顿肉的问题,甭说是一顿肉,恐怕连平时喝的汤也都喝不上,甚至可能会饿死。

  苏婳就是这样一个人,故此,被三千大道也被天地上苍寄予厚望,也正是这个原因,面对此间放肆的苏婳,烈山才会选择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让。

  当然。

  也只是忍让。

  他或许不敢杀苏婳,但并不代表不敢动苏婳。

  (本章完)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尊上 金沙娱乐场 www.567zw.com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