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新手注册送500元红包     提醒: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访问! 备用域名:xntk.org

汉凉风云 100 第100章 、曹操抢亲惩恶少,袁闳哀叹拒馈赠(下)

  “父亲救我”

  “翠娘,还我女儿”

  曹操一行六人,方欲下马进店,却闻乡道上嘈嘈杂杂,一片哭泣怒喝声。曹操循声望去,只见十数名壮汉正围着一农汉拳打脚踢,一名苦苦挣扎求饶的妙龄女子,正被王甫养子王吉紧紧抱在怀中,肆意轻薄。

  王俊叹息道:“王甫家中两名养子,真乃洛阳百姓大害,想必又是这王吉强抢民女,荼毒良善,唉!”

  原来这王吉倚仗养父王甫权势,常强抢民女,入府拜堂成婚,借机大肆收取厚礼,待将新婚娇妻玩弄几日后,便卖至妓馆,自然是臭名远扬,洛阳百姓对其恨之入骨。

  “哼,光天化日,强抢民女,比我等还要嚣张跋扈,待我去灭了这小阉种”,袁术当即大怒,拔出佩剑,方要策马前去救人,却为袁绍喝阻。

  袁绍劝阻道:“二弟,贼人之数远胜我等,切勿莽撞冲动,救人不成,反而为贼子所害。”

  “诸位,我有一计,既可救人,亦可惩治王吉一番”,曹操见袁绍兄弟二人争执又起,上前劝止。曹操一副胸有成竹之相,众人纷纷追问救人之策,曹操低声向众人道出,惹得众人大笑不已。

  当夜,王吉与府中大摆宴席,邀请洛阳亲友前来赴宴,受邀之人皆需倚仗王甫权威,怎敢不从。而曹操、袁绍、袁术三人不请自到,三人各自通名报姓,王吉不敢怠慢,赶忙将三人请入府中饮宴,厚待有加。

  正当众人饮宴之时,三人早从桌上各执一壶佳酿,拽走一块桌布,悄悄潜入王府内院,藏于一处假山后。十一月的冬夜自是严寒,三人赶忙拿起酒壶猛灌,曹操笑道:“若非我让你二人带上酒壶,今夜岂非为严寒冻伤?”

  “呵呵,我二人一时情急,思虑不周,多亏阿瞒提醒”,袁绍兄弟二人心不甘,情不愿,冲曹操道声谢。

  直至半夜,宾客皆以散去,王吉醉醺醺由奴仆扶入房中,曹操当即拉着袁绍二人蹿出假山,齐声高呼道:“贼人闯府。”

  府中奴仆护卫纷纷跑出询问,曹操一通乱指,护卫自是四处搜查,顿时府中鸡飞狗跳。曹操三人趁机闪身窜入王吉房中,恰遇王吉正要对翠娘施暴,曹操不待王吉反应,用桌布套住王吉,三人一顿拳打脚踢,王吉经受不住,疼晕过去。

  “小姐休要惊慌,我等是你父亲之托,前来来救助于你,速与我等离去”,曹操说罢,不待翠娘有何反应,拉着翠娘,趁着混乱,翻墙而出,往城西一处民居而去。

  原来曹操等六人在酒肆外,待王吉离去,救下重伤的农汉杜二,安置在城中一处民居中,张邈带着王俊、娄圭二人在民居等候,曹操、袁绍、袁术三人前往救出女子,约定当夜于民居汇合。

  此时,王吉业已为其兄王萌救醒,听得王吉说有贼人掳走新娘,恼羞成怒,带着护卫出府四处追赶。曹操见追兵将近,心急道:“袁术,你速带这女子前往张邈处,我与袁绍引开追兵,否则必然难以脱身。”

  “我若独自逃去,岂非不义之徒”,袁术扭头不愿,坚决共同进退,倒是袁绍瞥了一眼后方,拍着胸脯道:“不如我去送这女子,你二人引开追兵,如何?”

  曹操不悦道:“我三人之中,袁术武艺最好,还是由袁术护卫这女子为好,若是我三人皆往民居而去,势必为王府护卫发觉,则杜姓农汉难逃一死。”

  听完曹操之言,袁术不在矫情,带着翠娘直奔城西,临行前嘱托道:“若有人敢伤你等分毫,我袁术定不饶他。”

  袁绍只得随曹操往城东而去,不一会追兵临近,曹操拉着袁绍躲到一处高宅墙下。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袁绍忧声道:“阿瞒,这该如何是好?”

  曹操扭头不理,细细打量着身后院墙,不时摸着自己身子,忽而大喜道:“袁绍,速与我越入院中暂避。”

  “嘿”,袁绍话未出口,曹操轻喝一声,已然跃至院墙上,曹操身子本就矮小轻盈,再加上平日喜好武艺,故而轻松跃上院墙。

  “阿瞒,我爬不上去,快拉我”,袁绍上窜下跳,却总是离院墙稍差一些,急得满头大汗。曹操双手伸出,左右摇摆,偏偏不拉袁绍,瞧着墙下袁绍如同猴子一般,心中得意万分。

  曹操听闻追兵已至街口,忽而对着袁绍喊道:“贼人藏于此处”,袁绍闻言大惊,慌忙一跃,恰巧双手堪堪抓住院墙,曹操赶忙将其拉上强,越入民宅中躲避。

  直至次日拂晓,曹操带着袁绍来到事先约定的民居,张邈、袁术等人见二人逃脱,大喜不已。曹操又将诸人怀中钱财,悉数要来,交予杜氏父女,让其二人于城中暂避数日,待风声过后,再出城投奔他处。

  袁术听闻袁绍昨夜趣事,大笑不已,顿觉畅快无比,便邀众人一同前往袁府用饭,众人欣然同往,惟有袁绍一路闷闷不乐,未有只言片语。

  方至袁府外院,恰遇袁术新婚娇妻冯氏,这冯氏倒也生得颇有姿色,乃曹节女婿冯芳的独女,论起辈分,冯氏虽年长曹操一岁,然曹操可算是其孙辈。

  曹操见冯氏笑盈盈而来,尴尬不已,昔日冯氏常入曹府玩耍,非要逼着曹操对其行礼。曹操正局促间,不料冯氏先开口道:“阿瞒,还不行礼。”

  “拜见表祖母”,曹操无奈行礼,引得众人一片大笑,冯氏掩口轻笑道:“罢了!今日还有要事,暂且不戏弄于你,快些起身。”

  冯氏说完,缓缓离去,曹操瞧得冯氏身影曼妙,阿诺多姿,不禁有些心猿意马,咽了下口水,暗暗心道:“今年已与谯郡丁家之女订亲,只需再忍耐一年即可。”

  众人在袁府用完早饭,各自散去,回府歇息去了。袁绍想起曹操昨夜的戏弄、今日的嘲笑,恼恨异常,当即召来前些时日招揽的死士朱宪,令其趁夜潜入曹府,刺杀曹操。

  这朱宪昔日因于乡中偷盗杀人,四处逃亡,袁绍见其飞檐走壁,如若平地,尤其一手飞剑之术,使得出神入化,当即厚礼相待,将其招揽为死士。

  入夜后,朱宪仗着轻功了得,潜入曹府,依照袁绍指示,蹿至曹操房外,悄悄打开窗户。恰巧时值严冬,夜间寒风四起,窗户一开,顿时一股股冷风吹入房中。曹操立即惊醒,四目一望,只见一道银光直直飞来,却因高度偏低,碰触至床榻边缘。

  朱宪暗道可惜,猛然用力,银光收回,所幸不曾落地,声响不大。曹操早已看得明白,不过一把三寸铁制银剑,剑柄有圆环,以银铁丝相缚。曹操略加思量,连忙紧贴床上躺着,降低高度,第二剑又因偏高不中。

  “贼子寻死呼!”曹操悄悄起身,抡起床边单手戟,奋力往窗外掷出,而后大喝一声。朱宪听闻声响,方要闪身逃离,不料铁戟已至,正中朱宪脑门,当场身亡。曹操急忙翻窗而出,见朱宪已死,捡起地上银剑,将尸首交由闻讯而来的护卫处置。

  曹操边闭目思虑,边把玩手中银剑,忽而起身执笔,于银剑上题写“一剑有两刃,伤人亦伤己”。随后,曹操唤来幼时乳娘之子车胄,吩咐道:“今夜你速往袁府走一遭,将此银剑挂于袁府门前牌匾之上。”

  “诺”,车胄领命而去,不消多时,便返回复命,带着曹操奖赏的书简,喜滋滋回房中读书去了。

  袁家的富丽堂皇,奢靡享乐,惹得洛阳世家权贵羡煞不已。却说袁逢有一从子袁闳,乃袁逢族兄袁贺长子,字夏甫,品行端正,才学渊博。这袁闳早过加冠之年,却终日深居陋室,研读诗书,耕种谋生,袁逢屡次举荐,怎奈袁闳坚持隐居不仕。

  袁逢、袁隗见袁闳生活清贫,心中不忍,几次三番馈赠于他,袁闳却拒辞不受,甚至时常私语族中兄弟,叹息袁家祸事将近。

  袁逢闻知,不由动怒,唤来袁闳,沉声问道:“夏甫,叔父素知你有才干,屡次引荐入仕,你不从也罢!而今袁家兴旺隆盛,你又何苦甘受清贫?若是外人所知,还以为我袁家上下不和,相互倾轧,岂不有损我袁家名望?”

  “叔父所言差矣!侄儿不敢苟同”,袁闳顾不得袁逢怒容,自顾自说道:“眼下时局险恶,朝堂昏乱,袁家虽一时富有贵盛,多是承继先祖福禄所得,子孙后辈更应省身修德,谨言慎行,以保家业。”

  袁逢不悦道:“叔父一生殚精竭力,所为者正是袁家兴盛,家中兄弟子侄皆为此奋进,你身为袁家子弟,岂能置身事外、冷眼旁观?”

  “诸位族中兄弟言行,我早已有所耳闻”,袁闳轻叹道:“侄儿所见并非如此,族中兄弟不知居安思危,韬光养晦,反而终日好慕荣利,竞相骄纵奢侈,一心争权夺利,置礼法于不顾,此取祸之道也!”

  “狂子颠生,胡言乱语”,袁逢顿时恼怒万分,袁闳也不愿再与袁逢争执,告辞离去。

  建宁元年(公元168年),冬十二月,张奂早已调离北疆,鲜卑勾结夷族扶余国,入寇幽、并二州,烧杀抢掠,北疆告急。

  恰在此时,幽州乌桓诸部大人,纷纷趁机称王,侵扰汉境。有上谷郡难楼大人,勇健有谋,有众九千余落,自称庆北王;辽西郡丘力居大人,素有野心,有众五千余落,自称顺天王;又有辽东郡苏仆延大人,有众千余落,自称峭王;右北平郡乌延大人,有众八百余落,自称汗鲁王。

  朝廷闻讯,满朝震惊不安,群臣无不愤慨,灵帝问计于朝。廷尉郭禧正声奏道:“陛下,乌桓诸部首领,久沐圣恩,不知恩图报,反而胁迫朝廷封其等为王,大逆不道,罪不容诛,况高祖曾白马为誓,非刘姓者不可封王,陛下切不可听之任之。”

  司徒胡广素有名望,随后上前奏道:“乌桓本已归附,皆因鲜卑挑拨所致,此时乌桓摇摆不定,若是朝廷不允之,乌桓势必与鲜卑合兵,南下袭扰,老臣以为不如暂且隐忍不发,待羌人平定后,再图之不迟。”

  “胡广之言,丧权辱国,陛下万不可轻信”,虎贲中郎将韩卓当即怒斥胡广,叩拜请命道:“臣愿领兵讨伐乌桓,拼死一战,不破乌桓,绝不生还。”

  大司农张奂适时奏道:“臣久镇北疆,对边事略知一二,乌桓诸部称王,虽是大逆不道,理应出兵征讨;然此时国库空虚,无兵可出,无粮可调,可发诏于乌桓,准其所请,分化北疆诸夷族,再分而治之,请陛下明断。”

  灵帝虽年少,却也是血气方刚,闷声道:“先前西域疏勒国生乱,曹宽上书进讨,卿等纷纷进言劝朕隐忍,而今乌桓诸部竟敢称王,我朝廷天威何在?朕如何面对列祖列宗?天下人岂不要骂朕是昏君?”

  曹节依旧一言不发,暗暗瞥了卫尉宣酆一眼,递去眼色,宣酆会意,当即出列恭声奏道:“陛下,乌桓之众,不下二十万,且有鲜卑、扶余两族相助,其众不下五十万,而辽东又有高句丽虎视眈眈;若是朝廷发兵讨伐乌桓,北疆诸夷势必合力抗击,南匈奴新近归附,其心未定,必然降而复叛,届时不仅北疆危急,河北亦将为之震动,请陛下三思。”

  “啊”,灵帝惊呼一声,颤栗道:“北疆诸夷竟如此强盛,若依宣爱卿之见,其众不下百万,这该如何是好?”

  宣酆继而奏道:“为今之计,陛下宜发诏恩抚乌桓,使其归心,高句丽、南匈奴必不敢轻举妄动,鲜卑、扶余劫掠一番,自会撤归,北疆无忧矣!”

  “朕即刻发诏幽州,允准乌桓诸部所请,好生安抚”,灵帝见郭禧、韩卓还欲再言,在曹节示意下,当即严声道:“诸位爱卿,朕心意已决,不必在言,退朝。”

  经过朝堂一番争议,灵帝下诏恩准乌桓诸部所请,承认难楼、丘力居等乌桓大人王爵,乌桓再度归附汉廷,而鲜卑、扶余在冬去之后,相继撤兵,北疆再得一时安宁。

  (本章完)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汉凉风云 金沙娱乐场 www.567zw.com © 2017





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