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新手注册送500元红包     提醒: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访问! 备用域名:xntk.org

我的纯白舰娘 154 第一百五十四章 婚礼

  苏禾大教堂是苏禾这一带最美的教堂,它完全出自于苏禾人的设计,是整个基督世界的一个圣地。苏禾大教堂被誉为幻想者的建筑。它的独特性在于它没有耳堂,只有5个相同的大殿,也叫“五殿美丽宏大的中央砖石大殿”。

  下车后,凌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打理好自己的西装,调整好心绪,这才缓缓走进了教堂。

  红色的砖墙,白色的石柱,青灰色的石板瓦顶,地上铺上了一层红地毯,红地毯上铺满了鲜花,在一些甚至还装上了泡泡机只要一按就能吐出五颜六色的泡泡教堂的座位上坐着一批前来聆听“福音”的亲友,神父也早已到位,一切都准备就绪了,就等着新娘的到来了。

  凌枫静静的坐在椅子上等待,微微半闭着眼睛,心里像灌了一**蜜,眉角含笑,连那俊俏的脸上也隐约的泛着红光,一阵醉人的快乐浸透了他的心。

  结婚了,今天终于要结婚了,终于要和她一起步入教堂了,这份爱情长跑,也终于要划下句号了。

  等待的有些漫长,但他一点都不急,哦不!不是不急,只是外表一点都不急,然而内心早已火烧火燎地燃烧着,只是他并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而在另一边,列克星敦和萨拉托加正在按照计划进行着准备,7:20开始化妆,740摄影师到位,750除了驱逐舰外,所有舰娘都统一的换上了伴娘服,并且开始为列克星敦和萨拉托加熏婚纱,8:10庞大的婚车队伍到位。

  然而这个时候,两位新娘的头发都还没弄完,在经过一段时间的紧张忙碌后,在930的时候,搞定了所有事情。

  随着时间的缓缓流逝,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阵“滴滴滴”的喇叭声,随后人群一阵骚动,他瞬间睁开了眼睛,内心一阵火热:来了!来了!她终于来了。”

  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手心微微有些湿润,拿着纸巾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又暗暗的在手心捏了一团纸,嘴里嚼着事先准备好的巧克力片,焦急的看着门外。

  在婚礼司仪的安排下,教堂忽然“铛铛铛”的敲起了钟声,一阵庄严而又神圣的婚礼进行曲响起,白鸽翩翩起舞,阳光透过教堂的彩色玻璃大窗洒在整个教堂内,教堂大门缓缓打开,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大门,紧张而又兴奋。

  在婚礼进行曲的伴奏下,一群穿着白色伴娘服的舰娘,踩在细软的红地毯上,用鲜花编织祝福,缓缓的步入教堂。

  凌枫心如鹿撞,心砰砰的跳,心里七上八下,内心如激荡的湖水一样不平静。

  “该向前了,”李文轻轻的推了一下凌枫,提醒凌枫该出去了。

  作为凌枫的手下,李文一直密切关注着凌枫的动静,生怕凌枫乱了阵脚,毕竟结婚这种大事,可不能出乱。

  “嗯!”凌枫先是用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将纸巾放入手心,用力的揉捏片刻后,把纸巾偷偷的放进口袋,朝着大门走去。

  大门缓缓打开,一道白光射来,让他有些看的不清楚,鲜花缓缓飘落,泡泡飘飞全场,在花童的簇拥下,列克星敦和萨拉托加缓缓登场。

  列克星敦和萨拉托加相互牵着手,莲步轻移,款款向前走来,或许是因为害羞的原因,两人白皙的俏脸染上了一层红晕,在阳光的映射下,更显无限娇羞。

  凌枫痴痴的看着列克星敦,他已经无法用言语来描述这种美了,从这里看去,她的形影,翩然的宛若惊飞的鸿雁,婉约像游动的蛟龙。容光焕发如秋日下的菊花,体态丰茂如春风中的青松。她时隐时现象轻云笼月,浮动飘忽似风吹落雪,远而望之,明亮洁白的像是朝霞中升起的旭日。

  靠近观看,她明丽耀眼如清澈池水中婷婷玉立的荷花丰满苗条的恰到好处高矮的刚刚好,肩部美丽象是玉削成一样,腰部苗条的不足盈盈一握。

  脸上略施粉黛,发髻高耸如云,眉目如画,唇红齿白,一双美目顾盼生辉,两只美丽的酒窝儿隐现在脸颊之中。姿态优雅妩媚,举止温文娴静,情态柔美和顺,语辞得体可人。

  她身披纯白婚纱,玉手捧着一束象征着相遇是一种宿命的蓝玫瑰,头戴银色皇冠,缀着闪闪发亮的蓝宝石,头纱轻轻摇曳。

  玉足穿着乳白色高跟鞋,拖着云雾般的裙摆,身上隐隐散发出幽兰般的清香,嘴角含着浅浅的笑意,如同蓝天中飘过的云,悬在空中,却印在海中,美的让人渴望,美的让人无法呼吸。

  列克星敦的进场,让全场都寂静了下来,不止蒙德一个人被黎塞留迷住,周遭的人更是不堪,呼吸变得急促,但都不敢抬头,只敢偷偷的用眼角的余光看。

  “咳咳咳!”眼看场内出现了这场情况,神父无奈的干咳了几声,这才将众人拉回了现实。

  真是借水开花自一奇,水沉为骨玉为肌,她的美,仿若神女,令人不敢直视。

  凌枫缓缓的回来过神来,但还是久久无法缓和心绪,紧张的情绪如同开水一般,在心里不断沸腾着。

  “这真是我的妻子吗?”直到现在,他还一直在心里反复问着自己,这一切真的就和梦一样

  “还发呆!快去啊!”李文恨铁不成钢的推了凌枫一把,平时沉着冷静的凌枫,怎么一到婚礼就这么不堪。

  “好!”凌枫如梦初醒,急忙向前走了几步,轻轻的握住了她的芊芊玉手。

  就在他握住列克星敦玉手的时候,她调皮的在他手心轻轻一挠,然后带着一脸笑意,甜甜的看着他。

  “结婚了!我列克星敦终于结堂堂正正的和他一起走进婚礼殿堂了,这一辈子的梦,终于在今天实现了,幸福从来都没有这么靠近过。”

  虽然萨拉托加也是和列克星敦一样的新娘,但她却一点都没抢列克星敦风头,只是静静的拉着列克星敦的手,开心的看着她们,为姐姐和姐夫感到高兴,也为自己和姐夫感到开心。

  其余舰娘也是一脸羡慕的看着列克星敦和萨拉托加,但她们最多也只是羡慕,并没有所谓的嫉妒,因为他承诺过,以后也会给她们一个像样的婚礼。

  神父绕有兴趣的看着场下的两位新人,眼角带着一丝慈爱,他主持过无数次的婚礼,但从来没有主持过两个新娘和一个新郎的婚礼。

  原本在列克星敦找到他的时候,他是拒绝的,开什么玩笑,为一夫二妻主持婚礼,这可是对神的亵渎,但是在听到了列克星敦的描述后,他被感动了,深深的为她们的爱感动了,原来这个世界还有这么纯真的爱,如果这种爱都得不到天主的祝福,那世间还有什么爱值得拥有呢!

  但是让神父没有想到的是,丛这次婚礼主持后,他就成了凌枫的御用神父,开始为凌枫不断的结婚送上祝福,这是他始料未及的事,不过,这只是后话。

  凌枫侧身看了一眼列克星敦,而她刚好在甜甜的笑着,在这个甜美的笑容下,他内心好像划过了一道电流,浑身酥麻,又好像有一股甜滋滋清凉凉的风,掠过了他的心头。

  凌枫站在了中间,左手牵着列克星敦,右手牵着萨拉托加,带着她们来到了神父面前,等待着来自天主的祝福。

  随着两人的到来,神父开始吟唱福音,咏唱结束后,神父清了清嗓子,用着慈祥,有爱的语气,缓缓的说道:今天我们聚集在上帝和来宾的面前,是为了凌枫列克星敦个萨拉托加这一对半举行新人神圣的婚礼。这是上帝从创世起留下的一个宝贵财富,因此,不可随意进入,而要恭敬,严肃。”

  “噗!”听着神父说的“一对半新人”这种俏皮的话,来宾忍不住哄然大笑了起来,没想到一向严肃的神父也有这么诙谐的一面。

  凌枫和列克星敦相视一笑,她那如碧波伴清澈的眼神,洋溢这淡淡的温馨,嘴角的弧度似月牙般完美,或许,这就是幸福的微笑。

  “咳咳咳!”神父干咳了几声,说道:“安静!”

  在神父的话语下,场上迅速的安静了下来,只有婚礼进行曲还在教堂四周回荡着。

  眼看大家都安静了下来,神父脸色忽然变得非常严肃,用着慈爱而又神圣的声音说道:“在这个神圣的时刻,三位可以结合,如果有人知道有什么理由使得这次婚姻不能成立,那就请说出来,或永远保持缄默。”

  场上一片死寂,没有任何人声,大家都在等着接下来最重要的环节。

  “谁把新娘嫁给了新郎?”神父问。

  “我们!”众舰娘答。

  在司仪的安排下,凌枫和列克星敦萨拉托加跪在了祭台上,等待着神父的质问。

  神父捧着圣经,缓缓走到两人身前,说道:“我命令你们在主的面前,坦白任何阻碍你们结合的理由。要记住任何人的结合如果不符合上帝的话语,那么他们的婚姻是无效的。”

  三人相互牵着着手,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异口同声说道:“我凌枫列克星敦,萨拉托加请列克星敦,萨拉托加凌枫做我妻子丈夫,我生命中到底伴侣和我唯一的爱人。“

  三人的语速动作达到了惊人的一直,仿佛早就演练过无数次一次,所谓身无彩燕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大概说的就是这个吧。

  “我将珍惜我们的友谊,爱你,不论是现在,将来,还是永远。我会信任你,尊敬你。”

  “我将和你一起欢笑,一起哭泣。我会忠诚的爱着你。”

  “无论未来是好的还是坏的,是艰难的还是安乐的,我都会陪你一起度过。”

  “无论准备迎接什么样的生活,我都会一直守护在这里。”

  “就像我伸出手让你紧握住一样,我会将我的生命交付于你。你爱的人将成为我爱的人,你的主也会成为我的主。”

  “你在哪里死去,我也将和你一起在那里被埋葬,也许主要求我做的更多,但是不论发生任何事情,都会有你在身边生死相随。”

  坦白后,三人温情的对视着,仿佛周围的人已经全部消失一般,这片天地就剩下了彼此。

  “新郎,你愿意娶新娘为妻吗?”神父问。

  凌枫点了点头,认真的说道:“是的,我愿意。”

  “无论她将来是富有还是贫穷、或无论她将来身体健康或不适,你都愿意和她永远在一起吗?”

  “是的,我愿意。”

  神父转向了列克星敦和萨拉托加,问道:“新娘,你愿意嫁给新郎吗?”

  列克星敦和萨拉托加相视一笑,温柔而又坚定的说道:“是的,我愿意。”

  “无论他将来是富有还是贫穷、或无论他将来身体健康或不适,你都愿意和她永远在一起吗?”

  “是的,我愿意。”

  神父慈祥的看着这对新人,脸上满是怜爱,轻轻的拿起一个蚌壳,对着蚌壳里三枚戒指做了一番祝福,然后放在三人中间,并且郑重的说道:“请三人交换戒指。”

  “嗯!”看着蚌壳中的三枚戒指,凌枫缓缓的拿起了一枚戒指,牵住列克星敦的芊芊玉手,轻轻的带在她右手的无名指上,温柔的说道:“我给你这枚代表爱的象征的戒指,以圣父圣子圣灵的名义,给你我的一切。”

  列克星敦也和凌枫一样,缓缓的拿起戒指,牵着他的手,戴在了他的左手无名指上,并说道:“我给你这枚代表爱的象征的戒指,以圣父圣子圣灵的名义,给你我的一切。”

  和列克星敦做好仪式后,凌枫如法炮制,也为萨拉托加戴上戒指,虽然和列克星敦做的一样,但萨拉托加少了和凌枫互换戒指的环节,只有凌枫给她戒指,而没有她给凌枫戒指。

  虽然少了一个环节,但萨拉托加好像并没有为此感到不开心,脸上依旧挂着甜甜的笑,一脸幸福的看着他。

  交换好戒指后,神父拉起凌枫和列克星敦的右手,说:新娘新郎互相发誓后接受了戒指。我以圣父圣子圣灵的名义宣布你们结为夫妇。上帝将你们结合在一起,任何人不得拆散。”

  萨拉托加原本有些懵,因为神父并没有多余的一只手用来拉,只能老实自己站起,和她们一起接受祝福。

  一番礼毕后,神父诙谐的说道:“接下来你们就是夫妻了,那么是不是也要来一个旷世之吻呢?”

  “亲一个!亲一个!亲一个…”台下的观众纷纷叫嚷了起来,并且开始为这“一对半新人”鼓起了掌。

  “那…那…那就亲一个吧!”看着台下的热情观众,凌枫有些拗不过,只能将目光投下了列克星敦和萨拉托加。

  “亲!快亲吧”列克星敦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嘴角漾起两个迷人的酒窝。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我的纯白舰娘 金沙娱乐场 www.567zw.com © 2017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