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新手注册送500元红包     提醒: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访问! 备用域名:xntk.org

九龙奇案录 章二十二 密室之谜

  ,最快更新九龙奇案录最新章节!

  武霖铃的面色骤然大变,一抹难以置信的神色,自其眼底一闪而过!

  “一派胡言,我怎么可能会是凶手呢?”旋即,她气鼓鼓地站了起来,盯着辰御天,愤然开口。

  “对呀,辰兄,武姑娘怎么可能是凶手呢?会不会是你弄错了?”昊乾神色无比震惊,却又对辰御天的话,难以置信。

  辰御天无奈摇了摇头。

  “我不会弄错,也不可能弄错,因为从一开始,她就是整起案件的真凶,只是我们,都被她施展的一套障眼法给欺骗了。”

  “障眼法?”凌若音微微惊讶。

  “不错,就是障眼法!”辰御天重重的点了点头,走到了武霖铃的面前,微微看了她一眼,道,“或许你现在很不服气,但我接下来的这段分析,为何我会如此肯定,你,就是这一连串血案的真凶!!”

  武霖铃愤愤不平,冷哼一声,瞪了辰御天一眼。

  “好啊!本姑娘到倒是要好好听上一听!!”

  说罢,她分开人群上前一步,站到了辰御天的面前,恨恨与其对视!

  辰御天微微一笑,“好啊,那我们不妨就从一开始说起吧……我想大家应该还记得吧?武小姐那一日一出现,便一直在针对泪无悲前辈,我说的没错吧?”

  “不错!”

  武霖铃点了点头,“我的确一直都在针对他,因为我曾经在大梁山目睹了他率领猛虎帮人拦路抢劫,杀死了五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平民百姓!虽然我当时没能直接将他们的勾当拆穿,但我曾对着那些无辜村民的尸体发过誓,一定要为他们讨回一个公道,所以我才会一直针对他。这有错么?”

  “单纯的从事情本身来看,这当然没有什么错。”

  辰御天微微摇头,看着武霖铃,“但此事,若从动机来看,就绝非那么简单了。我想大家应该还记得,泪无悲死亡之时的情况吧?”

  昊乾微微点头,“记得。当我们赶到现场的时候,就只看到武小姐和你们二人站在现场之中,而且后来我们也证实,武小姐是被凶手故意引过去的,我记得当时辰兄你还分析过,说凶手正是因为看准了她和泪无悲关系极差,才会故意让她去死亡现场,以此将杀人之罪栽赃于她……”

  “不错,我的确说过这种话。”

  辰御天轻轻地点了点头,声音微微有些低沉,“但我要说的,不是这个,而是整个案子当中,一直困扰着我的那个密室之谜!!”

  听到这四个字,昊乾、凌若音以及在场的林刀都是微微点了点头。

  辰御天曾经向他们询问过与这个谜团相关的问题,所以他们对此很是清楚。

  “莫非……你已经解开那个谜团了?”林刀神色微微有些惊讶,因为他清楚地记得,辰御天前一天似乎还在为了此事而头疼。

  辰御天微微摇了摇头。

  “不,我没有!!”

  “什么?”昊乾、林刀以及凌若音都是微微吃了一惊!

  武霖铃大笑起来,盯着辰御天,“哈哈……你连这个谜团都没有解开,就直接诬蔑我是凶手……这真是太可笑了!”

  辰御天也笑了,他站在大厅,双目微眯,盯着武霖铃,“真的……可笑么?”

  “那当然了,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武霖铃笑得更加厉害了,笑声中,更是蕴含着一丝极为刺耳的嘲讽之意。

  “哦?是么?”

  辰御天面色微微舒展,反问武霖铃,“可是现场,根本就没有密室,又何来的密室之谜,更遑论解开之说了。”

  武霖铃顿时笑不出来了!

  昊乾与林刀也是惊讶万分地看着辰御天。

  “辰兄,你说什么?根本就没有密室,可是泪帮主他,不就是死在了密室之中么?”昊乾一头雾水地看着辰御天。

  辰御天淡淡一笑,“昊乾兄莫要着急,你不妨回想一下,我们究竟是因为什么,会做出现场是一间密室的结论的?”

  昊乾、林刀闻言,俱是陷入了沉思之中。

  忽然,林刀目光一闪!

  他的脑海中,不由得回想起了当初在现场之时,武霖铃曾经说过的话。

  “别看我,我可以保证我绝对没有杀他,而且我来临的时候他就已经是这样了,而且我来的时候门还是从里面反锁着的呢……”

  是了,他们之所以会认为泪无悲是死在了密室之中,最大的原因,便是因为武霖铃的这句话!

  正是这句话,让他们得以肯定,现场,是一个封闭的密室!

  “难道……”

  林刀面色猛然一变,双目之中闪过两道电芒,直刺武霖铃面门!

  辰御天暗中点了点头,看来林刀也应该想到了。

  昊乾想了想,开口,“我记得是因为我先是怀疑武小姐是杀死泪帮主的凶手,但她却说自己是被一张字条引过来的,还说去的时候房门是从里面反锁起来的,我想你们应该就是从这句话里判断泪帮主是死在了密室之中的吧?”

  “没错!的确如此!”

  辰御天肯定道:“但你还记得我之前说过的那句话么?先入为主,有时候会更加可怕……”

  “先入为主……”昊乾喃喃,忽然面色一变,盯着辰御天,双目一闪,“辰兄,你的意思是……”

  “是的,正如你所说的一样,我们之所以会认定死者是死在了密室之中的,最主要的原因便是武霖铃的供词,是她的供词,给了我们得出这个结论的必然情况。但这一切,其实都只是我们先入为主的观念在作怪而已。因为我们先入为主的认为武霖铃的供词是没有问题的,所以才会得出那样的结论。但若这份供词本来就有问题呢?”

  说到这里,辰御天语气一顿,看向武霖铃。

  “如果她的供词并非真实,那么我们所得出的结论,是否还会发生呢?”

  “这……”昊乾迷惑了。

  而凌若音则是一副恍然的点了点头。

  “所以,辰公子你之所以会说根本就没有密室,是因为她撒了谎。”

  “不错!我想她的计划应该是这样的。”

  辰御天看了一眼武霖铃,而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继续,“首先,在白天之时,你故意不停地挑衅泪无悲,多次与泪无悲发生冲突,成功的在我们这些人的面前,造成了你们彼此不和的印象。虽然这的确是事实,但你的目的,却不止如此。你之所以如此做,是为了利用这个在我们众人面前造成的印象,来实行你下一步的犯罪计划。”

  “下一步的犯罪计划?”

  “是的,她先是利用白天故意造成的与泪无悲的水火不容,将嫌疑故意拉到了自己的身上,而后又利用自己夜归人的身份,以泪无悲的名义写好了一封信,如此一来,所有的准备工作就都已经做好了,接下来要做的,便是杀人。”

  辰御天目光微微一闪,继续道。

  “我想,你在白天的时候,应该就以自己另一个身份,风雪山庄庄主的名义,给泪无悲的房间写了一封信,信上的内容应该也就是类似当晚我回去你的房间见你之类的话,如此一来,你就能够不费吹灰之力的轻易进入泪无悲的房间,将其杀害!”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在你出手杀害泪无悲的时候,发生了一件出乎其意料之外的事情,那就是虽然你已经确认了泪无悲的手中没有赤虎爪,但却万万没有想到……泪无悲除却赤虎爪之外,还擅长左手剑,所以……”

  听到这里,武霖铃眼底闪过了一抹隐晦的震惊之色!

  “大意之下,你差点栽了跟头……于是本能的使用了自己修炼有成的太极推手,利用泪无悲刺来的左手剑,杀死了他……”

  “什么?左手剑?可是我们看到泪帮主后,他的胸口明明插着的是自己的赤虎爪啊!”

  昊乾更加惊讶了。

  “是的,没错!此事公孙已经得到了公孙先生的证实,证明死者,的确是死在了长剑之下,至于赤虎爪,是在他死后才有插上去的。”

  “竟然如此?!”昊乾目瞪口呆。

  辰御天微微笑了笑,继续讲道。

  “杀人之后,武霖铃又故意将窗户反锁,又把门闩弄断,造成自己破门而入的假象,最后发出那声尖叫,让自己成为尸体第一发现者,将我们所有人都吸引过来。这时,由于白天你和泪无悲针锋相对的情况,我们怀疑的矛头势必会指向你,而你,只要在我们所有人怀疑的矛头都指向自己的时候,适时地抛出那封以泪无悲的名义用夜归人的字迹写成的信件,如此一来,收到了夜归人提前写的杀人预告信的我,自然便会发现两者的笔迹完全相同,从而巧妙地将怀疑的矛头,转移到一个并不存在的夜归人的头上。再加上白天你留给我们的刻意印象,使得我们所有人都先入为主的认为,你只是一个被凶手利用故意栽赃的无辜之人,但我们谁也想不到,其实你,就是凶手,而这一切,不过都是你自编自演的一场戏。”

  “一场从你送出杀人预告信,便开始的戏!!”

  说到最后,辰御天的语气掷地有声,目光之中更是透露出一股奇异的威严,望着武霖铃。

  武霖铃的目中闪过了一抹隐晦的惊讶之色。

  但她的脸上却依旧不露声色,听罢辰御天的分析后,不置可否的冷哼了一声,“哼……这只不过是你的主观臆测罢了。光凭这个,就能够说明我就是凶手了?笑话!!”

  闻言,辰御天不怒反笑,目中微微流转过一丝奇异之芒。

  “当然,光凭这个,我的确无法直接证明你就是整个案子的凶手,毕竟你在这个案子中,手段太过高明,几乎没有留下任何能够指向你的线索。不过……秦无息的那件案子,你的手段似乎下降了不少,居然让他清清楚楚的写下了,你这个杀人者的姓名!!”

  听到这话,武霖铃顿时眼皮一跳。

  “你应该记得吧?在发现秦无息前辈的尸体后,在他尸体下方发现的那两个血字?”

  听到这话,昊乾等人纷纷目光一闪!

  当初,在发现秦无息的尸体后,众人在转移其尸体回到山庄之时,曾经在他的尸体下方发现了两个写在雪地上的血字。

  雨金!

  这两个字,当初大家都以为是秦无息留下的死亡留言,但却没有人知道,这两个字,指的究竟是什么意思。

  “莫非你……解开了这两字的含义?”

  凌若音目光一闪,神色凝重,盯着辰御天。

  辰御天点了点头,笑了。

  “我的确已经解开了这两个字的含义,正如大家所想的一样,那两个字里,的确蕴含了凶手的姓名!而我,也正是从这两个字当中,得知凶手了的真实身份究竟是谁。”

  “哦?那小女子还要请教辰公子了。”

  这时,梦红颜再度开口。

  “好说。”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随即道,“其实,这两个字,并不是我们一开始猜测的是凶手的姓名,而是凶手名字中的一部分。”

  “一部分?”梦红颜微微颔首,沉吟起来。

  辰御天淡淡一笑,目光扫过众人,问道:“不知诸位可有人注意过,这两个字之间,其实有一个相同点存在的。”

  “哦?相同点?”昊乾微微沉吟。

  其余众侍女以及古凰也是摸着下巴微微沉吟起来。

  但就在这时,传来一个稚嫩的声音,“我知道了!!”

  众人的视线随着声音源头缓缓望去,就见在林刀的面前,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高高的举着手,脸上一阵欣喜。

  所有人都是愣了愣!

  居然是这样一个小孩子?

  辰御天看了看他,笑问,“林韬,你说。”

  林韬兴奋地放下了手,随即道:“是部首啊!雨和金,都是组成我们常用的字的偏旁部首啊!”

  听到这话,厅内的大人们都是一阵恍然。

  的确,雨和金这两个字,的确都是字的部首偏旁……

  没想到在场这么多的大人,居然还不如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唉……

  “不错!”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笑了,“正是部首,其实秦前辈所写的雨金二字,指的就是名字之中含有这两个部首的人,而这样的名字,在我们之中,只有一人!”

  听到这话,众人身子齐齐一震!

  的确,名字之中含有“雨金”两个部首的人,的确只有一人。

  那就是……武霖铃!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九龙奇案录 金沙娱乐场 www.567zw.com © 2017





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