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新手注册送500元红包     提醒:567zw.com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net访问! 备用域名:xntk.org

鸿元至尊 672 第672章第一家族的态度

  第一家族;张家。

  族长,也就是俗话说的家主张正,正同守护长老张仝小饮。

  张仝现在完全倒向族长一脉。

  守护长老是不参与家事的,他们的职责就是守护家族,张显的叔爷张煜也是守护长老院的一员。

  守护长老院平时没什么事情,就是呆在家族禁区修炼,家族提供最好的资源供给。

  张家现在除了忢己这位唯一幸存的老祖一下,有两位传奇高手,代表着张家两股势力。

  这两位传奇高手,一人主管守护长老院,一位主管长老会。

  张晖宗属于长老会一方,张仝和张煜属于长老院一脉。

  张宗宪投效了长老会,所以才说动张晖宗来对付张显。

  结果现在张晖宗那一脉,包括其侄张贤、侄孙张惠、张保都成为了张显的人。

  最为关键的是,有能力竞争下届族长的张弘都同张显成为了莫逆。

  张弘在张家地位很高,是守护长老院和长老会争取的对象,人脉和人气都很高。

  实际上,按着族规,无论是长老院还是长老会,都得无条件支持族长的。

  然而一个家族太过庞大,存在时间太久,难免出现纷争,如果处理得好,那是竞争,处理不好那就是内讧。

  张发(忢己)因为受创严重,失去自我,失踪几百年,以不被人记起,都以为他陨落了。

  可是不久前,他竟然完好无损,以两位家族传奇高手联手都无法抗衡的实力回归,把两位张家供奉的老祖胖揍一顿,才迫使两位很不情愿的把权利回归给族长张正。

  两位老祖传下话来,全力支持族长,然后便不再出面。

  下面的人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两位老祖这样的话,也不知传出来多少次了,也就并不是那么太过真正对待。

  所以说家族中的权利竞争还是很激烈。

  这不是说张家就这两股势力竞争,还有很多,最突出、最具有实力的是这两股,严重时能左右族长的决策。

  “元亦(张显族字)就要来了,家中的意见还是难以统一,特别长老会会长七叔,我是试了多次也说服不了他,唉、、”

  张正无奈的叹息一声。

  七叔名张友,族字慧根,很固执的一位,半步传奇境界,张晖宗的堂兄,他的态度和回归家族的小辈张革有些关系。

  “也不知道七叔怎么想的,支持张弘也就罢了,还把远不如月成的宪宗纳入长老会,我对宪宗倒也没什么偏见,此人比上几次来时稳重的多了,只是道基有瑕,如果不是有奇药调理,怕是再难寸进。

  而那个心术不正的张革,也被1七叔安排到精英训练营,编入了‘精宜苑’,而拥有一国势力的元亦却被他拒之门外。

  真是看不透他是什么心思。”

  张仝上次就被张友忽悠去找张显麻烦,却弄了个灰头土脸,不过他却因为那次经历,却对张显赞赏有嘉。

  纵观张家虽然是忢月大陆上第一家族,但是却没有一个俗世王国,这个原因出自家族子弟处境优越,磨平了上进心,呆在安乐窝中,成荫祖上积余,也就是啃老族。

  这样下去,这个家族迟早要衰败。

  只会窝里斗,却不想拓宽家族实力。

  而外放的子弟,倒也有些有能力的人,按着其他家族的做法,最起码也会出面支持,你能发展到什么程度,那是你的能力所及,但是对家族绝对是有益无害。

  可是张家却傲慢的很,不但不支持,却坐地抽饷,不劳而获,这么多年就出了个外放子弟张月成成立了个诸侯国,你倒是给予支持,他倒反其道而行,给碗粥,却要回报一碗肉。

  以至于东黎国昙花一现。

  这也罢了,还要去掘坟刮骨。

  张煜就是带人去挖侄儿坟墓的人,当然他是被人利用了。

  “我同元亦接触数次,以我对他的了解,他对家族有很深怨气。

  这也好理解,以他二十几岁的年龄,几经生死磨难,博得一片天地,家族没有给予一点支持,还遭受了家族派去的人谋杀,到头来还要向人家要我们自己做的预算二成收益,换做我也会怨气冲天。

  不过他心胸也不是狭隘之辈,只是我们处事的方法出了问题,与人为善,相信他会融入家族的。”

  张仝对族长释解道。

  “这我也知道,可是得不到一院一会的支持,我也委实难以动用家族力量支持他。”

  张正这话也是实情,当时他这族长可谓是令不出张家,差点成为傀儡,守护长老院和长老会之争到了白热化,拉帮结伙,几乎架空了他这族长权利。

  守护长老院名下,是家族精心培养的的精英弟子,作为守护责任,家族是无条件提供人才资源。

  长老院;入世精英弟子老来养老的地方,其中包含旁系子弟精英及其募从、仆役。

  长老院是个大杂烩,但是高手如云。

  祖上建立这一院一会,其初衷就是笼络住家族及其追随者散落在外,一旦家族有难,这可是储备的力量。

  可到现在却变质了,变成家族内部争权夺利的工具。

  腐朽的家族,亟待革新。

  “七叔那里以太度明朗化,不愿接纳元亦,可守护一方也是态度暧昧,唯有‘精益苑’的大多数精英弟子对元亦有崇拜之心,年轻人的心思不是那么复杂。”

  张仝是守护长老不假,可在长老院他可不是一言九鼎的人,那里还有一位院长张仲(族字惠通),这人老于世故,沉稳持重,从不参与琐事,可是守护长老院的事情,他不点头,除了上面那位老祖说话,否则谁也调动不了守护长老院的力量。

  他平时·不管什么事,长老院的人做些小动作他也基本不过问,但是原则问题上,他不发令,谁私自行动,迎接内的可不是惩了事那么简单。

  所以说,守护长老院在张家算是比较稳重的,而长老会却有些混乱。

  “想抛开一院一会,我决定亲自迎接元亦入京。”

  最后张正下了决心,同张仝碰了一下呗,将酒一饮而尽、、、、、

  8)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鸿元至尊 金沙娱乐场 www.567zw.com © 2017





08